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9-21 15:37:36

                                                          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存在“鱼缸效应”,即由于环境狭窄、成员相对固定、总在别人的瞩目之下,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变性”的现象,在最高院也时有发生。

                                                          拜登如果真想挽回最高法院,光履行承诺任命一位黑人女性大法官还不够,可以请年轻又闲不住的奥巴马效仿塔夫脱,去最高法院主持工作!

                                                          自5月以来,金斯伯格一直在接受癌症治疗。她在1999年患结肠癌,10年后患胰腺癌,2018年患肺癌,2019年又患胰腺癌,2020年因胰腺癌复发患肝脏病变。晚年,她还做过一次冠状动脉支架手术、两次肋骨再接手术,等等。

                                                          于韬 /辽宁省肿瘤医院官网医院官网显示,于韬1973年3月生,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他是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辽宁省优秀专家、兴辽英才“百千万人才工程”领军人才,辽宁省优秀科技工作者,辽宁省青年科技奖“十大英才”。于韬从事肿瘤医学影像诊断及介入治疗24年。发表SCI收录论文20篇,国内核心期刊论文40余篇;获得辽宁省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二等奖4项;先后获得辽宁省自然科学学术成果二等奖2项、三等奖1项。承担国家重点研发专项课题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1项、其它省部级项目7项,科研经费累计1200余万元。中国医科大学终止于韬承担的辽宁省科学事业公益研究基金计划项目、责令退回项目资金,取消其申报科技计划项目资格5年,停止其研究生招生资格;取消刘宏旭申报科技计划项目资格5年,停止其研究生招生资格。截至记者发稿前,于韬的信息仍在中国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官网“医院领导”一栏里。

                                                          塔夫脱是至今美国历史上唯一当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总统

                                                          另一方面,对于民主党选民来说,要是特朗普连任,保守派还将有机会提名八旬高龄的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的后继者,那样很可能在最高院多数判决中,保守派拥有7:2的优势,那自由派选民还受得了?还不积极去投票?

                                                          特朗普如果吸取布什父子的教训,就不会再提名哈佛法学院毕业生进入最高院了吗?不见得,他在9月9日公布的20人候选名单上,赫然包括三名“反华”的联邦参议员,其中表示对担任大法官感兴趣的泰德·克鲁兹、汤姆·科顿都是哈佛法学院博士,只有不感兴趣的乔什·霍利毕业于耶鲁法学院。

                                                          有人说,一旦特朗普的新大法官提名通过参院批准,保守派大法官将变成6人,自由派仅剩3人。“这对美国司法、社会制度的影响,甚至要超过美国总统大选。”

                                                          保守派剩下的法官(从右至左):约翰·罗伯茨、尼尔·戈萨奇、布雷特·卡瓦诺

                                                          而在2018年被提名的布雷特·卡瓦诺,曾是中间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法律助理,因担任白宫法律顾问和行政秘书这段经历,与小布什的关系密切,可能存在“倒戈”的倾向,但他经过了民主党在国会参院挑起的关于他涉嫌性侵的冗长而冒犯性的听证会后,日后再倒向自由派的可能性几近于零。